2020
07-31

生病的感悟,

如果让你小病一星期,

你会发现金钱不重要,

家人和身体最重要;

如果让你大病一个月,

你会发现金钱特重要,

身体和家人特特特重要;

如果让你大病半年,

估计你愿意放弃,

眼下一切的金钱和名利,

去换回你认为重要的东西。

以上是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。私以为说得很有道理,因为今年6月底7月初,我就大病了一场,发现金钱特重要,身体和家人特特特重要。

追溯缘由,最早是5月底得了场感冒,感冒本身一周后就好了,但是咳嗽一直未愈,持续了20天左右。媳妇认为可能不仅仅是感冒,于是在6月17号在兰医二院拍了X光片和CT,发现是气胸。当时气胸范围不大,只有20%,医生叫我回家静养保守治疗。当时我也在网上查了这个病,发现患者大多是年轻瘦高男生,而且好多分享经历的病友都做了大大小小的手术,有点吓人。但是我想我都30多岁了,且白白胖胖的,仅仅是经常咳嗽,应该不至于做手术吧。而且当时我工作繁忙,还有学生毕业设计要带、各种项目要做,怎么可能静得下来呢,于是照常每天工作到晚上11点,再娱乐一会儿12点睡觉。结果一周后就感觉越发不适,胸闷气短地越发严重。在端午节放假期间的6月26日,出门吃个兰州牛肉面,路上不断感到胸闷难忍,只能走一点歇一点,800米的路走了40分钟才回家。于是在家人的陪伴下,一起去兰医一院检查,医生发现气胸的范围已经有50%,而且看趋势还有继续扩大的风险,建议立即手术。

本以为可以逃过手术,但这下可好,之前不注意,现在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住院手术这么早就要交出去了。6月29日我就住院了,先做了个小手术胸腔穿刺,把胸腔内的气体排出。刚住院的时候,我还想着把电脑带上干点科研项目的活,结果胸腔穿刺一做,胸口插着根管子,连翻身都不方便,还想用电脑?连手机都因为举着时间长了砸了两次脸不想动了。渐渐的工作中的一切我都放下了,只剩下吃饭睡觉上厕所和挨针。

7月2日做了个全麻胸腔镜手术,切了三块一节指头那么大的肺组织,以除病根。做手术那天早上我躺在带轮子的床上,在等候室跟其他十几个病患一起等待手术。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,脑袋只能看左右和天花板,右边同为病患的阿姨还不断地鼓励我,真是谢谢。等真进了手术室,麻药一打就啥都不知道了,倒也不可怕,醒来就又在等候室了。事后我经常回忆做手术这段经历,真的感觉很奇妙。有时候我突然觉得,死亡就是打了麻药以后那种感觉,也没那么可怕了。做完手术出来,身上插着5根各种管子,活动更不方便了。第二天麻药劲过了以后,刀口附近一碰就是像着火一样疼,全靠止疼针、镇痛泵顶住。医生还告诫我肺部手术后一定要主动咳嗽,吐痰,不然肺部感染就得用支气管软管吸痰,我只得忍住疼坐在病床前咳嗽。住院期间多亏了家人的陪伴,后面几天管子一根一根去掉,就好多了。一周后就拆线出院了。出院的时候伤口处还有点疼,医生说还会疼1-2个月,叫我好好静养,逐渐恢复锻炼。

在这次生病过程中,家人的照顾让我感到由衷的幸福。妻子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带我去检查,父母妻子在我住院时候帮助看护;岳父岳母帮我寻医问药,妻子的姥爷曾经是医生,在决定去哪个医院哪个科室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我常在想,如果我一人在北京,又没有家人,万一得了这种病该怎么办?估计医院都不知道去就躺外面了。联想到今年3月份去世的间接同事司徒正美,虽然在前端圈里有些名气也挣了很多钱,但是孤身北漂,各种钻研技术各种996,性格耿直又缺少时间谈对象,得了病也没及时发现及时救治,结果死在出租屋里。如果他有个女朋友,都不至于如此。在这种得大病的关键时刻,只有家人能靠得住。我以后更要加倍回报家人。

住院十来天的经历确实让人能看清一些问题。虽然现在医院条件比以前改善很多,但是住着依然是相当不舒服。天气炎热,护士查房,他人打扰,休息是不可能休息好。医院每天的开销比度假酒店贵多了,平均一天4700块,还好有医保能报销大部分。同病房的其他病人,一个36岁食道癌化疗,一到半夜就呕吐。另一个糖尿病+咳血,还未确诊。但他们都在我手术期间给我了很大的鼓励。一个病友说,这就是命,只有认。如果不是病,我们永远不会相识。跟他们一比,我已经很幸运了。鸡汤跟你说一百遍,什么不要熬夜,不要乱吃东西,都是假的,没用。生过一场病,你就都懂了。

出院后到写这篇博客的20天,这次我不敢不听医生的话,安心静养,过着退休一般的生活,不敢不重视身体健康。工作的事很少折腾,电脑少用。现在我的生活规律是早上6点起,晚上10点半躺下睡觉(医院就是这个时间),每天早上晚上各出门一趟。生活还要继续,工作还要继续。所有事业最终都是拼身体,得过一次病就全懂了。我希望我能尽可能保持健康生活规律迎接未来的工作生活。

 


留下一个回复

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。